漯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魔法与异世界 第94章 欲盖弥彰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8:48 编辑:笔名

魔法与异世界 第94章 欲盖弥彰

代为天下苍生,笔动意蕴乾坤。生息不灭苍穹,萧然万般物外。热推继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感谢各位。

有时候,明知故问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手段,故意说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但不一定会引的大家发笑,甚至带来意想不到的结局。

——正——文——分——割——线——

“说实话,我感觉魔法的学习简直很没意思。”躺在床上,我说道。

“怎么了,给那些国家领导人让房间你不高兴啦。”那小龙问道。

“别说出来好吧?”我趴着了床上,“说实话很喜欢前世的那种,依靠看书学习魔法的,照你这样,随说很方便,但是很无聊啊。”

“哪有怎么样,你学习魔法难道是因为这有趣吗?魔法本就是一场苦行啊。”它反驳道。

“没错,我学习魔法本就是觉得有意思,战斗中的乐趣,强大带给我的乐趣,我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得到他人的依靠,崇拜,甚至爱。”

“结果你变成了这么个博爱的混蛋。”它最后留了这么一句,回到了我的护腕里。

“哎,这地方对我来说偏小了,过段时间给我换一个吧。”护腕内传出了抱怨。

管它呢,继续修炼,接下来还是把这些魔法掌握起来重要啊。

但是想不到,它居然拥有的别的属性的魔法可比黑暗属性还多,不是总共加起来多于黑暗属性,而是每种都比黑暗属性多。

“想不到啊,居然包含了五种禁咒呢,难怪哪怕别的属性多还是用黑暗属性。”我讶异的将魔法在我脑海中过了一遍。

最短的魔法是顺发魔法,最长的,居然是七十二个字节的。

自然,那个魔法是禁咒,威力不在那个龙语魔法之下,只是覆盖距离没那么广。

虽说我的实力不会因此有什么大飞跃,但是起码有了不少的保命手段。

其中一个魔法,甚至是少见的吟唱魔法,无论什么语言,都可以吟唱这个魔法,别的只能用咒语咏唱。

“自由的风,炽烈的火,生与死的变换之中,光与暗的交融,血之吟。”中文是念出这一段话最简便的了。

二十五个字节,双属性魔法,要求施术者不能拥有光或者暗任一属性,但是神圣巨龙同时拥有光与暗属性,所以能够释放。

我是人类的特例。

夜色伴随着已经看不到星空的的天,逐渐变得宁静了下来,繁华的京城也只剩下不多的几辆车在来回开动了。

明天就要全城戒严了,想出去走动,也不能进入到四环以内,但是以我的精神力,在这里,就能听他们的金砖会议了。

接下来,我该出去了。

……

“诶,天哥呢?”陈雨桐率先发现我消失了。

“嗯?”亚文迷迷糊糊的擦了擦眼睛,这地方住着确实也很舒服,一天玩下来,最终睡了之后,连作为大魔法师的机敏都失去了。

此时我躺在那个圆桌上,隐身术的效果能一直维持下去,此时我可以一直等到金砖会议开始。

窗外,已经能看到陆陆续续的有各国领导人来这了,没有过去会议的盛大,但是礼节上却丝毫没有相差。

主席已经等在了门口,到处戒严的状态下,没有群众在这附近走动。

我也算是等了一夜了,接下来就是重要的会议时间了,不过我还是很担心被什么热能检测注意到,要是故意把自己体温下降到室温,那会很不舒服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我要作为这次会议的旁听者了。

楼下,主席和几个国家领导人稍微寒暄了两句,便带着几位都走了上来,我离开了座位,站到了一旁。这个会议室不小,但是暗色系的格调让人感觉及其压抑。

主席坐在了最上方的位置,然后手一摊,示意了几位领导人坐下。

我相信,如果我是兔子,那么现在耳朵一定竖着。这么多国家领导人,他们的谈话会有多重要。

这时一个翻译走了进来。

朝着主席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他听了这句话,先是错愕了一下,然后露出了苦笑,摇了摇头。

刚刚走神了!居然没有听他说了什么。

那个翻译坐在了主席的右首位。

“好了,接下来我们开始今天的会议,这个房间的保密性绝对是最好的,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希望这样的。”

那些领导人全都点了点头。

“咳咳,这次会议主要是关于我们一带一路接下来的走向,是否往西方继续去发展?”主席直接发问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些西方国家不可能需要和中国合作做这些,而且M国才是他们的轴心,既然问了这个问题,就代表需要让其他人来引出真正的话题。

“这算是什么啊。”我差点笑出来,“全世界都应该知道天朝和M国之间的关系了啊。”

一个黑人率先举起了手:“那些西方人不老实,我个人认为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必要。”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但是我却看出了某个人此时心跳开始加速了。

那是……那个国家虽然在天朝参加了许多次会议,但是想不到这句话首先戳出来的居然是他。

他的名字我貌似还有影响,叫……叫肯。

想不到居然是这样的人啊,估计和西方国家有很深的渊源呢,他的国家也确实在欧洲那边。

“主席您说笑了,那些国家根本不可能和我们交好啊对吧,我们自己这些发展中国家之间只要联合起来就好了啊。”肯很不自然的说道。

“我没有说笑。”主席的眼睛眯了起来。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那个黑人眯起了眼睛,似乎看肯很不爽。

“肯,我希望你的发言能有价值。”那个黑人说道,“这个会议没有给你说废话的机会!”

“好了,不要深究了。”主席又恢复了微笑,“接下来我们继续探讨一下,既然西方国家不可能与我们交好,而且似乎现在那边意外的特别平静是吧。”

“这个事情直说吧,我们都知道那边已经臣服在M国的淫威之下了。”那个黑人,再一次说道

终于,有个亚洲国家的总统发话了。

“是的,据我所知,那边已经开始运送武器了,我们很多东方人本来在M国的,都被各种所谓的意外害死了。”

众人唏嘘,这些事情每个国家都有知晓。

“基本上,除了那个岛国没有收到伤害以外,别的国家都惨了。”

“是啊,上次传回国内的消息居然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的国民参加枪战所以被射杀了!我们的宗教可是连肉食都不允许触碰的啊!”

主席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他们打住。

我用精神力强行和主席的思维连接了起来,然后对他说了一句:“肯有问题,主席你看出来了吗?”

“本来就是为了排除异己才开的会,你说呢。”他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在这里的全都是金砖国家,都是对天朝会有潜在危险的国家,之所以开这次的会议,不是为了达成什么共识,只是为了知道谁是真正的友军啊!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主席的思想还是很清晰的。

“我们都知道,那些发达国家不需要我们,我们也应该好好的联合在一起,大家知道M国那边的战备,据我所知啊,威力最大的可不是核弹呐。”

“天朝国内不也有嘛。”肯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没有。”主席立刻反驳道。

全场再次安静了……

……

(未完待续)

安康好的治性病医院
景德镇治疗龟头炎费用
汕头好的白癜风医院
安康哪家性病医院好
景德镇治疗龟头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