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夫妻环卫工9年同扫一条街为省钱住在立交桥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1:44 编辑:笔名

  夫妻环卫工9年同扫一条街 为省钱住在立交桥下

  梁光梅看到大哭起来,她很少在丈夫面前这样哭。 顾炜 摄南京秦淮区晨光立交桥下,有一栋两层楼的临时住宅,在二楼一间不足6平米的小房子里,环卫工王华斜靠在床上,两眼茫然,脸色灰白。一个月前,这个46岁的中年人被确诊患有白血病。路都被堵死了,只剩下死路一条,活一天算一天吧。王华说着说着,眼泪、鼻涕一起淌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去擦,眼里透出绝望。简陋的家6平方米的小房间透着风王华的家位于雨花路附近的晨光立交桥下,左边是公共厕所,右边黑黢黢的门洞就是他家的单元门。拂开门洞里晾晒的衣服,沿着两米高的梯子爬上去,就到了家门口。二楼的房间很低,只有1米6。一进门,王华的妻子梁光梅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来看我们。扶起梁光梅坐下后,她又大哭了好一会。梁光梅说,自己已经好久没敢在丈夫面前这样哭过了,每次都是躲在楼下的角落里偷偷哭,哭完了再上去照顾丈夫。见到来,王华特意将家里一白一黄两个灯泡全部打开,让这个终年见不到阳光的屋子多了点亮光。这间不足6平米的房子里塞着两张床、一个五斗橱、一个冰箱和一个电视机,房顶上还拉着六七条线,有的连着灯泡,有的用来挂衣服、毛巾等。梁光梅说,除了冰箱是在商场买的,有的东西是从收废品的人那儿买的二手货,有的是街坊邻居送的。房子的顶就是桥面,梁光梅时不时走上前,将塞在桥面缝隙处的破布重新塞紧。墙是木板的,裂缝处嗖嗖透着风。梁光梅说,刚来南京时,她和王华在别的地方租房,每个月要300多,夫妻俩舍不得,5年前搬来了这里,这里一个月24元,加上电费,就100元左右。本想着自己省吃俭用,能让家乡的孩子和父母过上好日子,但是,丈夫突如其来的癌症,瞬间击垮了这对老实巴交的夫妻,让他们陷入了绝望。打拼经历为了孩子,夫妻俩当环卫工王华和梁光梅是安徽泗县人,家里有七八亩地,靠种蔬菜和黄豆卖钱。这对夫妻虽然没什么文化,却下定决心要让4个孩子多认几个字,虽然家里条件不宽裕,夫妻俩却把3个女儿、1个儿子都送进了学校,就算我们要饭吃,也得供他们读书。王华说。可是,4个孩子的学费远远超出了夫妻俩种田的收入。2002年,再也无力支付学费的他们决定到南京打工赚钱,并将4个孩子托付给了王华的父亲。到了南京,两人看到街上有扫马路的,就上前问了句是否缺人,恰逢秦淮区环卫所招人,于是两人就留了下来。从此,夫妻二人共同负责应天大街的保洁,一人扫一半的路,一干就是9年。环卫工每月的工资是1200元,加起来,夫妻俩每月有2400元进账。房租、电费和买菜一共要花去1000元左右,王华和梁光梅给自己留个两三百,剩下的1000多元全部寄回老家,给父母及正在上高中的儿子做生活费。由于家里条件不好,3个女儿都很懂事,初中毕业后就在南京和昆山打工,为王华夫妇减轻了不少负担。日子虽然清苦,但夫妻俩却觉得很有盼头,二女儿刚刚结婚了,不久他们就能抱上孙子;儿子功课也不错,应该可以考上大学。王华和梁光梅觉得他们这样吃苦值了。可是,命运跟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突遭不幸丈夫患白血病,妻子扛重担从今年四五月起,王华就觉得浑身没劲,他总以为是工作辛苦所致,没有当回事。从10月份开始,他感觉心口发闷,在胸前摸到一个手掌大小的肿块。梁光梅知道后并没有特别在意。但这个肿块却让王华感到不安,10月27日,他去南京市第一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得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此外,他的右边肋骨下方还长了12颗血管瘤。听完医生的话,王华的脑子轰地就炸开了,腿软得走不动路。他掏出给妻子打了个,正在大街上扫地的梁光梅听到丈夫的声音在颤抖,医生说我要抢救,要马上住院,做化疗。梁光梅一屁股坐在了路牙上,路过的同事用电动车将她送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他们,王华的情况需要马上住院,先要交付一期的治疗费用一万元。王华当天去医院,身上只带了300元,一番检查下来已经所剩无几,梁光梅也身无分文,两人只好先回家。第二天天一亮,梁光梅带着丈夫到南京市军区总院检查,得到的是相同结果。之后又跑到天津的一家医院,检查结果仍是白血病。得病之后的王华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无奈之下,他只好辞了环卫所的工作,家里的收入一下子少了一半,重担一下子压到了梁光梅身上。这一个月来,她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一直干到傍晚5点,中午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回家照顾丈夫。她还上起了夜班,从晚上7点上到10点半,11点才能到家,简单洗漱后倒头便睡,第二天4点继续早起干活。他们的愿望9年春节没回家今年想回去过年可是,一个月1500元的收入是绝对填补不了癌症病人的花费的,王华问了一下,如果吃比较好的药,一年得花7.2万元,儿子读书还要两三万,这一年10万我们怎么出得起。他说,现在他就吃的是一种70多元的孬药,然后每隔一天去附近卫生所打两块钱的针,去大医院打一次要十几块,他付不起。得知老员工王华生病,秦淮区环卫所的员工为他捐款,共募集到15490元,这笔钱成了王华的救命钱。下面该怎么办,梁光梅还没有想过。9年来她和丈夫省了又省,连衣服都没给自己买过一件,身上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同事和好心街坊邻居给的,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照顾好几位老人、能供儿子上大学,可如今看来,这些愿望都成了奢望。梁光梅说,每到大年初一,环卫所都会给员工发一个100元的红包。为了这200块钱,9年来,王华和梁光梅没有回家乡过一个春节。可是这次,王华却改变了主意。一生病,就想回家了。王华的眼泪从凹陷的脸颊上滑下来,不放心儿子和老人,过了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他们一起过年了。王华泣不成声地说。为了不让老人担心、为了不影响儿子上学,王华至今没有将自己得病的事告诉他们。临走时,梁光梅送出门,她在丈夫面前硬撑的坚强此时已经土崩瓦解,做个骨髓移植起码要四五十万,我怎么有钱让他瞧这病。她埋着头,拼命地搓着双手,一直重复着,这病怎么会落我家来可绝望和悲伤不能换来米和药,梁光梅很快收起难过的情绪,她抹把脸,朝挥了挥手,转身拉过保洁车,往要清扫的街道走去,她的背影逐渐消失在黄昏穿梭的车流中。( 王颖菲)

激光设备
新手
港股